共找到关于“抑郁症”的秘密 46 条
不好,超级想死,但又得要活下去,不过这么多次都下不去手,这次应该也会无事发生吧
    我有一个关系很好很好的朋友。

    我们是高中同学,今年已经认识14年了。

    高中的(高中的)时候,很喜欢他。

    高中毕业的时候,向他表白被拒了,他写了一封长信来说明拒绝的原因,没有任何敷衍。

    大二的时候,去他念书的城市找他玩,他告诉我他其实是个gay,他没有办法喜欢上女生。他带我去看了他喜欢的同志酒吧,还看了他当时的男友。说实话,当时挺伤心的,就是那种明白无论怎样都不可能追到他的心情。接下来的几天里,被他普及了一堆有关同性恋的知识==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有关同性恋的信息。

    旅行结束,回到学校,抢到了生物系一位老师的选修课,这位老师以上课内容新奇大胆出名,最出名的就是讲同性恋,于是乎接下来的一学期里,对同性恋有了更多的了解。

    看来真的是没有办法能追到他,我决定尊重他的性取向,并支持他,忘掉这份喜欢。

    大学之后的日子里,学业之余,互相通信,闲聊家常,我看着他谈了好几次恋爱,他分享了很多恋爱的心情,也说了很多对未来的焦虑,关于出柜,关于父母,关于婚姻,关于职业选择,等等等等。他说,他不能结婚,不能让无辜的女生成为同妻,一想到这里,就觉得压力瞬间很大。而这段时间,我开始了辅修专业的学习,也开始为读研做准备,一周七天满课,整整两年,想恋爱的我直到毕业也没能谈上一次==

    20岁生日的时候,他为我作了一首诗附在信中。他说,莫相忘。

    他说,每一次感情都会让人成长。

    他说,感情来之不易,你若以后有了喜欢的人,不要轻言放弃。

    他还说,等你以后有了男友,带来我给你把关。

    大学毕业后,我去了海外继续学业,他回了家乡工作。他说,愿你在异国他乡顺遂平安。

    有一天,他说,他准备好向家里出柜了,这个问题终归到了面对的那一天。

    然后,他和家里僵持了,他说,爸爸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理他。

    他应该心里是很难受的吧,没法说服父母,没法得到父母的支持和祝福。

    恰好此时,英国同婚合法,我向他建议,不如试试出国吧,离开家乡和父母。他说好,基于他的职业,他开始了考证,半年后很顺利的考下了。于是他(于是他)向单位提出了辞职,可是单位领导没有答应,甚至叫来了他的父母做思想工作。在单位和父母的轮番攻势下,他妥协了,他留了下来。

    本打算多留一年,结果一年又一年,就留到了最后。

    他辞职离开家乡的念头,也在这些日子里慢慢消磨掉了。

    这期间,我辗转京沪杭工作,他都来过,我们在西湖边散过步,在王府井大街上边吃边吐槽帝都的糕点,在人民广场暴晒的日光里躲去城市展览馆吹空调。

    后来,他查出了脑内有一个小毛病。因为不了解,朋友们都很紧张。幸好医生说问题不大,按时吃药,随诊,若不恶化,便无碍。大概就是从这时起,我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这个小病上。偶尔问起辞职的事,他都是笑笑摆摆手,说,不想了。

    2020年,因为疫情的原因,过年没有往常的聚会,之后很久都没见面。终于在年末,一起出来吃饭,聊起最近的打算。他说,学期末诸事繁杂,赶紧搞完好过年。他还问了我支付宝上有什么不错的基金,还记了下来说回去买。

    我问他,明年不知疫情如何,不知过年的聚会还聚不聚了?

    他回答说,明年过年会聚的。我信了。

    又过了一个月,2020过去了,新的一年还没过多久,一天晚上,突然接到闺蜜的电话,说,他不在了。那天晚上,我才发现,原来人真的是可以不由自主地发抖,全身冰凉。问了一圈同学和他的同事,他真的不在了。

    那晚的前一个凌晨,他赤着脚,怀揣着最后一封信从18楼跳了下去。

    后来,才听说他得了抑郁症,在独居的屋子里有很多治疗抑郁症的药。听说家里给他安排相亲,并且已经准备好了婚房。

    抑郁症,他瞒了家里,瞒了所有的朋友,没有一个人知道。

    同性恋的事,我才知道,除了我,他没有和其他高中的(高中的)朋友们明说过,大家只是心知肚明,却不曾挑破。想来,他们既不曾直言挑明,想必也是未曾出言支持的吧。

    送行那天,看见他躺在那里,面色很黑,眉头有一点皱在一起,头上戴着个帽子,身上盖着黄布,很像那年在北京看电影的时候睡着的样子,也很像那年暑假出游在大巴上打瞌睡的样子,好像只是睡着了。可是他的微信再也不会回复了,电话也没有人接了。

    头七那天,我们几个给他烧了很多黄纸。同学说,让他报个班考公务员,等等我们,等我们以后去找他。可他走的这么早,轮回的路上,还能追的上么?

    我想了很多“如果”,可是都没有意义了,如果,如果,也都无力回天了。

    对了,他唱歌很好听,他唱了很多歌。他不会再唱新的歌了。大学时候,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进录音棚,录的那首歌,一直是我的私藏。现如今,却也要拿出来给其他朋友留念了。

    一些明信片,一些手写的书信,一些照片,一只宜家的萌物,一些微信聊天记录。除此以外,好像没有什么了。

    我的记性不太好,别说高中同学了,就连时间最近的研究生同学,不熟悉的都已经忘得连名字都想不起来了。我怕会忘记他,10年,20年,50年,我能记住他多久呢?等我老了,想起他,可能就是:啊,我曾经有个很好很好的朋友,想起他就觉得很温暖。大概就是这样吧。

    我很想他。


这个冬天,Summerisgone

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把这个经历记录下来。

上周在墨尔本被心理医生确定抑郁症轻度偏中度阶段。被确诊的当时并不惊讶。其实早在2017还是2018年左右,我在北京一个中医医院,舅妈的一个朋友是医生,我记得好像是姓刘,她当时就说我有抑郁症倾向。记得当时我回北京本想调理一下我的月经。于是舅妈陪我一起来看医生。刘医生(刘医生)把脉后,不记得跟我聊了什么,然后好像让我先出去,她给舅妈再看看。于是我(于是我)就出来了。没过多久,舅妈拿了我的药方也出来。当时舅妈什么都没说,等我回到澳洲,有几次跟她视频,她总说别有压力,自己要多想开点……我觉得有点奇怪,问她这是怎么了?她才讲说上次去刘医生那看病,刘医生(刘医生)跟她说我有抑郁倾向。舅妈担心跟我讲了以后我自己会害怕紧张,所以什么都没说。我跟舅妈说:“放心我自己能调整好的,抑郁症并不可怕。”于是,这事就这样慢慢过去了。

2020年这一年,大家都艰难,我也如此。经历了什么,我相信100个人能有101种不同的艰难理由,谁过的都不轻松,所以抱怨就显得更加毫无意义。扯远了,我的GP医生建议我每间隔半年做一个B超检查,因为我有子宫肌瘤。要观察是否增长过快。于是到了时间,我就约好了GP见面开b超单子。见了GP,聊了几句。GP医生觉得我状态不对,很直接的说:“我给你写个信,你去见见心理医生吧。聊一聊,倾诉一下,没有坏处的。” 于是我(于是我)按照推荐信上的信息,联系了这家心理诊所。




我是生命号的船长,没有水手和航海图的帮助,一人漂泊在这无尽的海洋,人生之风吹起了船帆带我四次飘荡,我牢牢的握住船舵在这没有日出日落的黑夜中渴望找到灯塔的光芒。
我是生命号的船长,船上没有水手和航海图的帮助,一人漂泊在无尽的海洋,人生之风吹起了船帆带我四处游荡,渴望在这没有日落日出的黑夜里找到灯塔的光芒。

我被诊断出抑郁症已经9个月了,从国外回国也是因为我把自己的四肢割成了乱七八糟的样子。这件事除了爸妈和四个闺蜜知道以外,连爷爷奶奶那些亲近的家人都瞒着。我讨厌对着他们撒谎。

我家在广东,夏天又热又长,我只能穿着长袖长裤,热得要命,出去的时候还要提防着别人问你干嘛穿那么多。我想回到凉爽的欧洲去,仅仅是因为天气。

一个月的药费就要一千多,跑来跑去看病也很浪费精力,现在的我根本赚不了钱,就是一个寄生在爸爸妈妈身上的怪物巨婴。

现在既然我决定了不自杀,那就只能顶着比别人更多的困难继续走下去。

偏偏我又不是一个低要求的人,总想要出人头地。

现在逼着自己去同时做两份实习(无薪啊老天),还要自学英语自考,自学学校的理工科课程(外语),学车,自学catti英语三级笔译,觉得每天都在崩溃的边缘。

感觉不到快乐。

可是我已经不敢跟我父母抱怨了。

因为我,他们承受了太多。他们的同事的孩子要么读研,要么工作,有的已经解决了人生大事,而我还是一个大学没毕业就因病休学的母单脆弱菜鸡。

我觉得很愧疚,人生二十二年来一直在走下坡路。

昨天晚上梦到自己得了胃癌,很真实的梦。是身体开始反抗了吗?一直觉得身体和大脑都有各自分离的意识,大脑总是想要suicide,身体好像并不想,所以经常给我发送一些意识信号。想替大脑对身体说一声对不起,真的连累到你了。这个2020,我真正的感受到了livinginthisearth是个错误,对于这个地球来说,我像是一个侵略者,不想跟一些可爱的小动物争抢氧气,不想呼出的二氧化碳污染大气。什么都不缺,什么都不想要,什么都不要靠近我,不想有任何关系,没有关系就没有责任,没有责任就没有牵挂,最后就变成隐形人。为什么一直坚持着,是看到过一段话,每个人在出生之前都看过自己一生的剧本。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选择这个人生剧本呢,是会有值得的事情吧,再坚持一下。

我真的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坚强.我也是个爱哭的女孩子.我也是个很敏感的女孩子啊.
其实我根本不能跟家人好好的度过一天,因为会吵架。我妈觉得我特别不能理解她,觉得我得一直顺着她,她觉得我的所有的想法都是简单可笑的。可是我自己知道,我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认识,有的时候跟爸妈吵架了,我不想再吵下去了,但是我妈一直咄咄逼人,那我只得顺着她,承认是我的错,然后我就想自己一个人单独待会儿,但她还是会觉得我是找茬的,给他们找不痛快的,然后追到房间来继续跟我吵,本来就有重度抑郁症的我,每次吵架吵到这个阶段,我就已经听不见她说啥了,一心想着,怎么才能离开这个世界,怎么才能悄无声息的消失,去往自己的世界。有一次吵架吵的特别凶,原因很简单,家庭婚姻观不同,只是吃饭间突然聊到这个家庭婚姻的话题,然后我就陈述了一下我的观点,我妈就炸了,说我那种想法是滑稽可笑的,我只能说,现在这个时代,个性都强,大家自己都有想法,你别去说人家怎样怎样,然后又是一顿吵。哎,为了避免更强度的吵架,我躲进了房间里,本以为世界安静了,可是,我妈追进来,继续跟我“讲道理”,说我怎么怎么不对,我的观点想法都是愚蠢的。在那一瞬间,我想打开窗,就这样跳下去,当着我爸妈的面。可是,吵到最后我都没有抬一下手,迈出一步,到最后,我还得给我妈道歉,抱抱她,安慰她,跟她说,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为了表示我真的认识到错误,我还得给她笑笑,她才勉强的说下次不要再这样了。。。嗯,我不知道,其实那天我到底做出了什么,我只知道,那天我真的差一点点就跳楼了,差一点点,对我这种重度抑郁症的人来说,真的太不容易了,能这么克制自己。但是那天,我确实已经死去了。
我想尝试着走出家门,缓解下抑郁的情绪,可是我真的做不到啊。已经走到楼下了,可是又上来了。我是不是真的疯了。我知道这么下去不行,可是我真的做不到啊,什么都干不了。我快要死了一样的状态。我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鼓起勇气,干干脆脆的结束生命。现在,只有痛苦,心烦,害怕,算了吧。  等吧,等着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解脱。

我真的很讨厌她。

我是一名初中生,从一到六年级我都有一个讨人嫌的妹妹,可能是我上辈子造了一个什么孽,以至于我今生遇到了她。

从小学开始,她就喜欢乱拿我东西,经常找我要什么笔啊,本子啊,还有颜料,我一般都不给她然后她不是把那个东西扔掉或者毁掉就是偷偷拿去自己用。昨天她去上课,要用颜料我确实是很讨厌她就没有借给她哪知道今天我就发现我的颜料不见了。

从小她也很喜欢攀比,只要我得到什么东西她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得到。今天我妈妈和她去上课回来的半路上叫我去送伞因为下雨了很大当时我妈妈把我手机收掉了然后我用的电脑我在外面看电视过了十几分钟我才看到信息然后送伞的半路上看到他们冒着雨回来了我上前去递伞哪知道:“二十几分钟了还在摸我搞不懂你怎么想的”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动作我愣在那里那是妈妈在骂我好一会儿我才缓过来我把伞递给了她就走了发现自己挺多余的。

后来我们不是走的一条路我走到电梯口发现他们在等电梯我都开了去外面走了一圈走回来发现还是在哪里这时候一个我认识的熟人刚好回家看见我在外面:“你怎么在这里啊快点进去啊外面这么大雨”我愣了一下走开了然后我又走了一圈回来终于不在了我上了电梯按了最高层其实那时候我已经块忍不住了到了顶楼我哭了哭了一会儿安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下楼回到家里她看见我什么话也没说就算我已经淋湿了我进了自己的房间写了这个文章......

心情每天的,越发轻快起来。以为就是这样了,突然听到身边一个熟人去世。

太意外,惊愕之余,“人生苦短,世事无常”的感概再次勾起我很多恐怖的回忆。那些把自己拖进抑郁症的一幕一幕,重现眼前。一直在哭,很怕自己再度崩溃。别陷进去,跳出来,跳出来。

老公抱紧我,和我一起看综艺节目,分散我的注意。我就一边笑,一边无声的落泪。我把头靠在他胸口上,他的黑t恤潮湿了一片,我的眼也哭肿了。节目结束了,我的泪也干了。这是好事,抑郁症比较严重的期间哭是停不下来的。

睡前,努力发出提升能量的想法,连刚去世的人也被我派发了任务。梦里,隐约中,她在指导着活着的人,她不悲伤,我也不悲伤。

白天一直在超经给她祈福,抄的腰疼,起来走一下,扭扭,继续抄。抄着抄着,头脑里闪出一幕:她在“那里”轻松的跑步,一如活着的每日。我心情也轻快起来。

灵媒讲,人死是这世的任务完成了。我们自己的高灵派我们到某一世来,是有任务的。任务完成了,人就回归宇宙,变回单纯的灵,然后继续到下一世去完成新的任务。人可以活很多次,每世的任务也不同。她下一世会生在哪里?做什么?需要完成什么任务呢? 

我呢?此世的任务是什么?何时完成?下一世又会是什么身份,什么地方,什么经历呢?

前几天,我被诊断出有轻度抑郁。说实话,看到这个结果,我松了一口气,因为我已经不开心很多年了,大概是从初三开始的吧,但之前都没有那种大段时间的不开心,直到刚上研究生被分手后,一直到现在,快2年,我会很经常的大段时间的不开心。很焦虑,很迷茫。医生问我,这种不开心持续多久了,我不敢说从初三就开始了,我只能说是最近这一年。不知道有没有被分手的影响,但肯定是有对未来的迷茫。从小,我就下定决心高考完(高考完)要考出去,不留在家乡,虽说是个省会,但也是全国经济排名倒数的省会,因为我不想以后我的孩子怨我为什么没有努力走出去。但最近我被爸妈劝得有些动摇,开始找家这边的工作机会,我不知道以后我会不会变成那种不求上进很懒的人,我很怕,但基因里带着的东西要改变真的好难。我不怕出去工作吃苦,或许也有点怕,但那是我向往的生活,但现在的经济形势,我真的很怕去企业工作到35岁,中年危机被裁员。身边没有一个值得借鉴的模版,我很想有人告诉我,这条路是对的,按着这条路走就没有问题,但怎么可能呢,人生哪有那么多确定性。这么想去企业,也是因为特别想挣钱吧,因为从小被哭穷,穷怕了。表姐从小买衣服不眨眼,我根本不敢自己去商场买衣服,一旦买300+的衣服就有很强的负罪感。但出国留学回来,我开始报复性消费了,攒了一些钱虽然(钱虽然)不多,但每当我买上千的东西眼睛不眨一下的时候,内心那种报复我妈的快感就让我暗爽。我真的很矛盾啊,一方面想去大城市,是为了我的下一代能不奋斗也最次是大城市的孩子,另一方面,又不想生孩子,让他感受人间这么多的痛苦。最近开始偶尔冒出“自杀”的念头了,医生问我的时候,我不敢说。但我最近总是在问自己:自杀应该不违法吧。但有没有什么自杀的形式能不影响别人,又能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惨。好像没有。不知道未来的路是怎样的。最近特别想浪费时间,特别不想努力,特别颓废,什么都不想干。
抑郁症,在外自己租房住,一个人,不敢回家。父母很关心我,但是有时候会说一些刺激我的话。想活下去,但是真的找不到人生的意义。
我有重度抑郁症和社交恐惧症。现在被原生家庭压的有点不能呼吸。年前找了个对象,相亲的那种,就是因为对方也是个不爱社交的人,相处模式很舒服的那种,大家可以坐在一起,各玩各的手机,互不干扰,不在一起的时候也不会问你在干嘛?有没有想我这种话题。觉得大家相处陌生很舒服,又到了适婚年纪,所以我俩想了一下,觉得能搭伙过日子,就决定在一起了。某天,我放下手机,把我有病的事儿告诉了对象,当时就怔楞一下,就说我想的太多。哎,看来,这种事儿还真不能随便说,现在我一犯病,就自己扛着,憋着,憋到手指夹发麻,窒息感上头了,才放过我自己。一边是原生家庭,一边是无法诉说痛苦的对象。哎,这不给自己找事儿呢吗?
所有人都以为我真的像表面一样嘻嘻哈哈,连我向我爸请求去看心理医生他都觉得我自作多情。可他不知道家庭,学校带给我是怎样的压力。不是矫情,只是想倾诉,如果不是这个网站,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说。但我真的是嘻嘻哈哈吗?请不要再玩网抑云的梗了,有假装的是真的,但会伤害真正的抑郁症患者,很多人认为抑郁症的人是矫情,但请问你经历过他的世界吗你就这样说?你有什么资格?想自杀,想杀死我爸,想杀死那个婊子。唯一的朋友也离开我了,愿她能在这个世界快快乐乐,平平安安。

抑郁症,家里知道却不敢声张,

农村嘛,理解理解。

上次学校补课没带药,感觉有人跟着,

我很害怕,和宿舍的人说了,她们说这个鬼故事一点也不好笑。

可这不是笑话。

上课也听不进去,排名从年部第九咔咔掉。

新换了(新换了)个法治老师,普通话一点也不标准还特别大声。

像是我们听不见似的。

我好讨厌她。

她把我的稿子拿走了,还好小肥偷了回来。

感谢小肥。

从宿舍出来,看见窗户没关。

我想,跳下去怎么样?

只可惜是4层楼,有点矮。

我就坐在窗台上,脚踩着暖气片。

可是小房上来了。

她说,三你别冲动。

我就笑了,手伸了出去。

其实我害怕,但我还是想死,就是想死。

以前觉得小娟娟是个挺能洞察人性的语文老师。

可能是我们不够默契吧,反正我的暗示她没明白。

但我也挺心疼她的,好好的一个语文课代表张草草(张草草)就这么喝了农药。

还好发现及时。

我就不一定了。

我不能原谅的事情是什么呢?我每天痛苦的根源又在哪里?家里一共五口人,每两个人之间都可以成为矛盾,这是什么概念呢?互相残杀?一个人无缘无故被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就是要尽情享受痛苦的吗?亲情?一分也没有。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该有多难,每天面无表情的活着,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将要去哪里?我一个问题也不知道。为什么很小的时候吃安眠药自杀不把自己吃成傻子或者直接死去呢

本该在两年前就结束的事情,非到现在终止,还要把归结于我放不下,哭笑不得,我太看重别人的看法了,没法子我有病啊,严重抑郁症,白天接受一句负面情绪影响一天心情,白天神经紧绷,晚上放肆的发泄,即便晚上也来烦我,唉!这么不希望我好吗
20 条记录   下一页   最后一页

联系

QQ群:84514792;邮箱:m@6our.com
微信公众号:秘密寄存站

欢迎回来

创建账号

请珍惜自己的账号,一旦作恶,账号将被永久删除。

注册
请选择理由 提交